相关文章

谢汝石:社会办医试新规 上海取消乙类医用设备审批 床位数可自主...

谢汝石:社会办医试新规 上海取消乙类医用设备审批 床位数可自主决定

作者 | 吴施楠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1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由上海市进一步在浦东新区对医疗等10个领域47项审批事项进行改革试点,推动“照后减证”。其中取消社会办医疗机构乙类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证核发等审批,社会办营利性医疗机构床位数逐步实行自主决定再次释放推动社会资本办医政策开放的信号。

社会资本办医作为我国医疗服务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展始终受到关注。近年来,国家在政策上对于社会资本办医给予大力支持,相继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的通知》、《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法规,大力推进社会资本办医发展。

在数量上,截至2015年8月底,国家卫计委给出的数据显示,民营医院数量首次超过公立医院。接下来的2年时间里,民营医院的数量更是连续攀升,将公立医院甩在了身后。但看回诊疗量,占据半壁江山的民营医院仅占总服务量的22%。民营医院“多而不强”的现状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究其原因,不少专家指出,虽然政策支持的力度大,发展速度明显增加,但准入门槛高、经营压力大、发展空间小、监管机制不健全等仍是现如今面临的难题,社会资本办医的服务内容和模式仍有待拓展。

那么,此次国务院做出的决定,会给社会资本办医带来哪些影响?博德嘉联医生集团CEO谢汝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定虽然只有短短两句话,但信息量却很大,是社会资本办医的一大利好。

乙类医疗装备是由卫计委、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规定的设备。包括 X线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装置(CT)、医用核磁共振成像设备(MRI)、数字减影血管造影X线机(DSA)、 医用电子直线加速器(LA)、单光子发射型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装置(SPECT)等。医疗机构购买这些设备需经过升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准,发放配置许可证,而且具有严格的准入标准,如医院门诊量、年住院床日、年住院手术量等。对一些中等规模的社会办医疗机构限制较为明显,很难获得准入,影响医疗服务的拓展。

取消社会办医疗机构乙类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证核发等审批后,社会资本所办医疗机构的完全可以按照自身的需求购买诊断和治疗设备,过去繁杂的审批过程不复存在。在谢汝石看来,这不但可以降低投资医疗的行政成本,同时也让市场在医疗服务体系中起到了决定作用。而且社会资本投入先进医疗设备会大大减轻国家对乙类大型医用设备的投入。

可以预见,今后的医疗检查将会在市场和商业保险的监督下,更加回归医疗需求的本质,技术价值将会凸显。

对于社会办营利性医疗机构取消床位限制,谢汝石表示,以前社会资本做一些医疗项目要求必须在三级医院内进行。而三级医院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床位数,这种用物理空间大小来衡量医疗服务能力的做法完全忽视了医院的能力由人才和技术来决定的客观事实,是一个僵化的体制,也是对社会资本投资这些技术门槛高的医疗机构的重大障碍。不但导致投资医疗固定资产配置沉重,投资巨大(常常需要几万平方建筑),同时也增加经营管理成本和人力资源成本。随着国务院这项新规定的出台,未来几年社会资本将会更多的进入医学服务技术主流领域,撑起医疗服务增量中的主要部分。

不过,毕竟乙类大型医用设备的诊疗费用动辄上千、上万,不少人也怀疑,取消审批后,社会资本办医疗机构会不会为自身利益,让患者过多接受“大检查”。对此,谢汝石表示,恰恰相反。因为资本办医的真正医疗价值体现在医疗服务上,资本更多考虑的是服务质量和最终的利润。而且是否购置这些大型设备还要结合自身需要决定,没有需求的社会办医疗机构是不敢购买的。当社会资本投入更多的硬件和人力资源的时候,它就不会做这种短期“自毁前程”的行为。在谢汝石看来,甲类医疗设备也应该在适当时机放开,取消配置许可证核发等审批。

那么,一旦对社会资本办医的束缚全部放开,那相关部门最应该监管的是什么呢?“是医生的医疗行为。”谢汝石告诉记者,国际上没有任用一张牌照来限制医生的诊疗行为。现在想在国内开办诊所,拿拍照很难,但是从实际经验来看,牌照管不好医生。

现在,越来越多的公立医院医生愿意走出体制,创建医生集团或自己的诊所,在谢汝石看来,这是好现象,但现在我们整个商业的医疗体系没有建立。我们需要有经验、有资历、有能力的医生,脚踏实地的进行推动,更重要的是,一定要遵循。

0人喜欢

0人收藏

0人打赏

最新评论

更多TA的文章

2018-01-21

2018-01-20

2018-01-20

2018-01-18

2018-01-16